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司法行政风采
用耐心、爱心传递法律公平正义——追记惠州市龙门县法律援助工作者朱素虹
发布时间:2018-02-01 17:39  

人民法治广东讯(记者/范晓东 通讯员/刘洪群)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听到消息时我根本不敢相信”;“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朱素虹的家人、朋友、同事在谈起她的去世时,第一句话都是不敢相信。20171213日因身体不适被送入惠州市中心医院治疗,同月18日早上825分因患急性白血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岁。作为一名忙碌的法律工援助作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朱素虹依然在和同事交代工作。

法援工作忙 煮饭丈夫包

19741月朱素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读书工作,结婚生子,一切都在轨道中缓缓推进。朱素虹作为惠州市龙门县法律援助处的一名基层法律服务者,赚的不多,却付出了许多心血。

李勇强主任是朱素虹的领导,对于她的工作最为了解,法律援助处人员紧缺,几年了只有我和朱素虹,还有一位青年志愿者。朱素虹需要负责接待当事人、卷宗的装订归档、文字材料的书写及各类报表统计工作,另外法律援助咨询、宣传等工作,她也要参与其中。

朱素虹的工作有多忙,她的丈夫郭伟强最是清楚。

我老婆工作压力其实非常大,经常下班的时候和我唠叨工作的事情,我有时候会说她,不要把工作带回家,可是她就是这性格,事情做不好会一直想着。而且她的工作很多时候要面对群众,不管什么情况都要笑脸相迎,遇到不开心的事,也只能回家和我唠叨两句,发泄一下。说起妻子的工作,郭伟强有满腹的话要说。

朱素虹工作一直很忙,每天下班都很晚,从她与郭伟强结婚以来,买菜煮饭的事情郭伟强全包。在我心里,她肯定是个好妻子,但她自己说过,自己不是好母亲。因为工作太忙,很多时候在生活中都照顾不到两个女儿。回忆忆起从前的谈话,郭伟强的眼圈红了,泪水在眼中打转。

繁忙有价值 受援人满意

但是朱素虹的繁忙都是有价值的,2013年至2017年,朱素虹工作中,仅法律援助案件归档就有1024宗,档案质量得到省检查组的好评。5年间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106宗,认真负责办案,凡经她承办的案件质量保证,受援人满意度高。2016年,朱素虹所在的龙门县法律援助处于2016年被评为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是当年全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县级法援机构。

记者在法律援助处看到了收拾的利索且整齐的档案柜,方寸之间,仿佛记录着朱素虹工作的侧影,而透过许多她帮助过的当事人,则更能还原出朱素虹兢兢业业的工作状态。

耐心对群众 服务显真诚

张先生(化名)和几十位员工原在一家歌舞厅打工,谁知因为法人和出资人之间的矛盾,歌舞厅经营不善只得暂停营业。连同张先生在内共三十九名员工讨薪无门,找上了龙门县法律援助处,接待他们的就是朱素虹。20178月底,张先生和同事一起申请法律援助,927日就通过法律程序拿到了工资。

第一次进法律援助处的时候,就是朱素虹给我们倒水倒茶。张先生说,9月份见朱素虹的时候,看她虽然瘦小,可是人还是很精神的,完全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就阴阳两隔,感到难过。

她是为群众做实事的人,可惜了。张先生说,法律援助处受理案件后,朱素虹非常有耐心,我们三十多个人,每个人的案件资料几十页纸,要30多份。对着一堆要准备的资料简直就是无头苍蝇,复印机都复印坏了一台。朱素虹认真的把资料按相关规定的排序逐一整理好,不管谁提问,她都是笑着给予解答,如果不是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把工钱讨回来。

多年来,朱素虹一直在法律援助窗口接待群众咨询,做到一张笑脸相迎、一张椅子请坐、一杯热茶问候,热情接待咨询,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绝不敷衍了事。

真情不畏脏 老人得赡养

2017年,一位妇女来龙门县法律援助服务大厅咨询,家中母亲年老体弱,中风多年,一直仅有她一人照料,其他兄弟姐妹都不愿照顾,也不愿支付赡养费,问能否向其母亲提供法律援助。朱素虹耐心解答,告知当事人子女有赡养母亲的义务,同时询问了她家庭成员及经济状况,确认其符合法律援助条件。

朱素虹同志考虑到当事人中风常年卧床,决定和青年志愿者吴某前往其家,亲自向当事人了解情况。当事人人老体弱,卧在床上,耳朵又聋,环境和个人卫生极差,志愿者一靠近就作呕不已,而朱素虹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厌恶的意思,耐心地问询当事人。当事人心有顾虑,担心起诉子女影响家庭关系导致关系破裂。

朱素虹听出了当事人的顾虑,主动跟当事人的其他子女联系,从法理、情理上耐心地跟四个子女沟通解释,最后这宗家庭纠纷不用通过诉讼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笑脸总相迎 投诉无一例

对待来访的当事人,朱素虹总是笑脸相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当事人满意的答复。很多矛盾在解答中消除,很多纠纷在其热情引导中走上司法途径解决。有些问题比较复杂的,她先记下当事人的联系电话,等跟部门的人探讨完后,及时回复当事人。十几年来,无一投诉案件,群众及县司法局对她都称赞不已。

曾学明是龙门县司法局分管法律援助工作的副局长,是朱素虹的领导,对于她的工作更是了然于心:小朱(指朱素虹)工作非常到位,因为法援工作要面对群众,最重要的是要细致要不厌其烦的解答问题,解答十次八次是很正常的事,有时候群众发脾气、拍台、骂人她都能笑脸相迎。

爱心传正义 法援送上门

200244日,对于龙门县平陵镇的梁晚平一家来说,是噩梦一般的日子。梁晚平在工地撬石时,发生大石突然滚下的意外,砸到腰,中枢神经损伤,造成下半身瘫痪。经龙门县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评定为二级残废。在与雇主徐某几年的推诿拉锯中,梁晚平请不起律师,始终获不得应有的赔偿。最终经法院指引,寻求法律援助处的帮忙,接待他的恰是朱素虹。

她非常有礼貌,人也很热心。我只上到小学二年级,很多材料根本写不出来,陈述事实是就是她帮我写的,打赢官司之后,申请强制执行书,也是她帮我写的。她也非常耐心的告诉我应该走哪一步,联系哪位律师,都是实实在在的帮助。梁晚平告诉记者,言语中满是感激。

在这之后,朱素虹知道梁晚平行动不便,干脆带着同事将法律援助送上门。记者去往梁晚平家中的时候,一路看到乡间小路并不好走,弯弯绕绕,崎岖不平,对于要坐轮椅的梁晚平来说,朱素虹的送法上门,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2017年总共见了她两三次,当时看她身体还是很健康的,人也很精神,好人应该得到好报的。梁晚平伤感地说道。

善良的姑娘 不再对你凶

除却将法律援助送上门之外,朱素虹和法律援助处的同事和领导还曾一起下乡扶贫。对龙门县九牛圳的徐二娇来说,朱素虹是个对待老人家非常温和且有礼的人。

79岁的徐二娇一个人住在一个破旧的房间里,不到二十平的空间,用一块木板隔成了客厅和卧室,家中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小小的电视机。四年前徐二娇腿脚方便的时候,主要靠割猪草、打水泥等零工来支撑生活,现在这些活她也干不了了。

徐二娇脾气不好,去法律援助处的时候,也很爱发火,动不动就骂人,瘦小温和的朱素虹一度成了她发火的对象。可是朱素虹却并不和老人家计较,在了解了她的经济情况之后,更是向领导申请,把徐二娇列成了扶贫对象。

朱妹(指朱素虹)来过,代表法律援助处给了我1700元。她还拉着我的手说,让我以后不要和她发火,不要那么凶。徐二娇回忆法律援助处的到来,还记忆犹新,首先想到的就是朱妹,当得知朱素虹去世的消息时,徐二娇眼中充满悲伤,好半天才说道:“朱妹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生命的最后 依然想工作

郭伟强和朱素虹于2000年结婚,2003年,双胞胎女儿出生,现在龙门县读初中,今年面临升学的压力。

夫妻关系非常融洽,结婚以后虽有小吵,但是夫妻从未离心。无论工作再忙,两人约定一个星期总要抽出两三天一起去河堤散步,散步时定是朱挽着丈夫的胳膊。同事见到时,总会打趣,调侃他们两个像是刚拍拖的情侣。

在病发前一个月,朱素虹就常常说很累,人不舒服,说要抽空去检查,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直到一次郭伟强不小心卡到鱼刺,陪丈夫去惠州检查,才说顺便也去做个体检。但是那日陪郭伟强取完鱼刺之后,已经是十点多,不适合做体检了。

她很胆小的,一直以来,不管是打针还是抽血,我都一定陪着她。在采访过程中,忆起和妻子相处的点滴,郭伟强数度泣不成声。

1212日,朱素虹做完体检之后又匆忙去上班,上班时,接到医院电话,说是情况不太好,需要她再次去更详细的检查。下午从医生处得知,血小板低,情况非常严重,夫妻两人又赶去惠州。住院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检查,抽血、抽骨髓。

在这过程中,朱素虹数度昏迷,反复低烧,清醒的时候,还要从床上坐起来,总说自己好像有什么工作没完成,郭伟强拿着她的手机,按照她的意思帮她向同事交代工作,钥匙在哪里?哪件事需要马上处理?哪张单子需要报……

朱素虹曾问:不是住了好几天院了吗?治疗之后应该是越来越好,为什么我越来越不舒服?郭伟强只能一直安慰她,她最相信的是我,她唯一的依靠也是我,我也挣扎了许久,没有把实际病情告诉她,只是一直在安慰她、鼓励她,让她没有压力的接受治疗。

17号晚上朱素虹病危,医生说,如果熬过了今晚,那就有希望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治疗。他拉着朱素虹的手鼓励她:老婆,我们一起熬!哽咽着向记者说完这句话,郭伟强泪流满面。

只可惜,朱素虹最终没有熬过来。

同事伤心泪 家人经济塌

直到现在也接受不了她去世的事。12号还在办公室和她说话,说我们有时间一起坐一下啊,当时她匆匆忙忙的,拿着文件,还边走边笑着说好。唐许根是朱素虹的同事,他今年就要退休,对于朱素虹也很熟悉,谈起她的离世,很是难过。

因为是年底,她非常忙,还和我说过觉得很累,等忙完手头上的事就想要休假。谁知道,刚开始休假,就传来了她去世的消息。说到这里,同事李惠延眼泪盈眶,她们因为年龄相近,平时聊得很多。

郭伟强眼中含着泪说道: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从这件事中走出来,对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朱素虹去了,这个家也散了。对于郭伟强来说,痛失爱妻的痛尚未抹平,现实的压力也让他无法喘息。失去母亲对于年幼的女儿来说,打击很大,除了哭,不愿和父亲做过多交流。而女儿即将面临的升学考,肯定要受到影响。现在,家中每月收入只有郭伟强在龙门县林业局四千多的工资,想到两个女儿未来的高中的学费,他更是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http://law.southcn.com/c/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201/90fba69cb2b41bdcf65615.JPG

在采访过程中,忆起和妻子相处的点滴,朱素虹的丈夫郭伟强数度泣不成声。

http://law.southcn.com/c/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201/90fba69cb2b41bdcf6e21c.JPG

朱素虹(左)法律援助送上门,到龙门县平陵镇残疾人梁晚平家里提供法援服务。

http://law.southcn.com/c/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201/90fba69cb2b41bdcf8dc01.JPG

“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朱素虹的荣誉证书。

朱素虹(右蓝色衣服)和法律援助处的同事和领导还曾一起下乡扶贫。对龙门县九牛圳的徐二娇来说,朱素虹是个对待老人家非常温和且有礼的人。

http://law.southcn.com/c/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201/90fba69cb2b41bdcf81039.JPG

郭伟强手机里存的心爱妻子的图片。

http://law.southcn.com/c/images/attachement/jpg/site4/20180201/90fba69cb2b41bdcf89d4f.JPG

朱素虹曾经的工作岗位。

来源:人民法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