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援案例
广东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对杜某工伤赔偿案给予法律援助案
发布时间:2017-11-10 16:53

法律援助典型案例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件类型民事                                 

办理方式劳动争议仲裁 诉讼                                

指派单位广东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            

承办单位广东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              

承 办 人陈永红                               

供稿(实名,单位+姓名):广东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   李洁才             

审稿(实名,逐级):李洁才 张小安 彭莉红               

编 写 人:陈永红                                

检索主题词:法律援助  民事案件  工伤赔偿        

二、案例正文

广东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

对杜某工伤赔偿 提供法律援助案

 

【案情简介】

受援人杜某于2013年6月1日进入某建筑安装公司(以下简称建安公司),建安公司将承建的肇庆锦绣山河南区工程外包给自然人刘某,受援人杜某在刘某的木工班组做木工。建安公司没有为受援人杜某缴交社会保险费,亦未订立劳动合同。2013年8月26日上午9时左右,受援人在肇庆锦绣山河南区4号楼工作时,从铁架台上摔倒跌落地面严重受伤,随即由救护车送到肇庆市中医院就医。经该院诊断为:1.腰2椎体压缩性爆裂性骨折并不全瘫;2.神经源性膀胱尿道损伤。

受援人在肇庆市中医院治疗至2014年3月24日共210天,后于2014年3月24日转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治疗至2014年5月28日共65天,又于2014年8月22日入肇庆市中医院治疗至2015年3月31日共221天,出院时医嘱:1.调情节,适劳逸,避风寒;多食富含钙质、补益肝肾之器。2.不适时随诊;定期复查尿常规,约1周一次,一季度膀胱、双肾B超一次,予自行间歇性导尿,以减少尿路感染,间歇性导尿管5-6条/日。3.建议到外院进一步康复治疗。在康复治疗过程中,受援人自己支付购买康复治疗器具间歇性导尿管费用及门诊治疗费。

因建安公司拒绝全部承担相关费用,受援人的治疗受到影响,2014年1月10日受援人前往肇庆市法律援助处寻求帮助。由于受援人的损伤还在治疗阶段,尚未进入仲裁、诉讼阶段,肇庆市法律援助处指派本处陈永红律师跟踪指导受援人维权。陈永红律师接受指派后,仔细听取受援人的陈述,与建安公司在肇庆的负责人联系,查明案件基本情况,与肇庆市劳动监察大队联系,共同做好建安公司负责人的思想工作,要求他们保证受援人的治疗费用,让受援人差点被中断的治疗得以继续。

在陈永红律师的指导、帮助下,受援人走向了申请工伤认定的漫漫长途。2014年3月,受援人向肇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于2014年4月18日作出肇人社工[2014]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受援人上述损伤为工伤。建安公司不服该决定,以受援人杜某是包工头刘某请的工人、不是公司员工、与建安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该次受伤不构成工伤为由,先后向肇庆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向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肇府行复[2014]2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2014)肇端法行初字第25号《行政判决书》、(2015)肇中法行终字第13号《行政裁定书》皆维持了肇人社工[2014]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历经一年,肇人社工[2014]99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终于生效,2015年2月肇劳鉴初字[2015]80号《初次鉴定(确认)结论书》鉴定受援人上述损伤构成劳动功能障碍四级。

2015年4月10日,受援人向肇庆市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要求对建安公司提出工伤索赔的劳动争议仲裁。肇庆市法律援助处接受申请后于同日决定受理,并指派陈永红律师继续承办本案。承办律师代理受援人向肇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建安公司支付工伤医疗待遇等共计1918585.90元。肇劳人仲案字[2015]134号《仲裁裁决书》以受援人的医疗期尚未终结为由,裁定建安公司支付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部分停工留薪期工资、劳动能力鉴定费、一次性间歇性导尿管费用、门诊医疗费共计84757.31元,其余工伤医疗待遇等工伤医疗期满后,再行主张。由于建安公司拒绝履行仲裁裁决,承办律师代理受援人向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于2015年9月执行完毕。

受援人的工伤医疗期终结日期为2015年8月27日,但其病情仍需长期进行康复治疗。2015年8月31日,承办律师再次代理受援人向肇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肇劳人仲案字[2015]22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建安公司支付受援人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已支付的导尿管费用、门诊医疗费等共计426340.25元,以后续治疗费用尚未发生、导尿管不属于辅助器具为由驳回了其要求支付后续治疗费及导尿管费用的诉求。受援人对该裁决不服,2015年12月承办律师继续代理受援人向端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建安公司赔偿受援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及司法鉴定费用2800元。

承办律师认为:

1.鉴定结论及医疗证明都证实受援人工伤后造成的后果是:尿潴留,无法自主排尿,需长期、终身使用导尿管清洁导尿;需长期康复治疗与定期复诊;需拆除内固定物。

2.受援人必需的后续治疗、康复费计算到其70岁止共1089574.86元,而受援人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才 39156元,相对于其需要支付的巨额后续治疗、康复费用是九牛一毛。

3.受援人由于此次工伤造成四级劳动功能障碍、终生尿潴留且性功能丧失,其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因此建安公司应该赔偿受援人精神损害抚慰金。

4.《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表明,工伤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是法定的权利。如果后续治疗费由劳动者自已承担,不符合立法本意。肇劳人仲案字[2015]224号裁决,以受援人的后续治疗康复费用尚未发生为由不予受理,显失公平。受援人是贵州省思南县香坝乡麻匡坝村人,交通极不方便,作为四级伤残的残障人员,不可能每年甚至每半年来一次广东肇庆。由于建安公司对承担本次工伤赔偿极不配合,受援人与建安公司仲裁、诉讼若干次,每次耗时至少几个月,目的只是求取活命的康复费用。

5.如果本案处理完毕,受援人与建安公司再无劳动关系,依据有关的劳动法律、法规与司法解释,受援人的后续治疗费用就算实际发生,也找不到再次索赔的相关依据。受援人将面临索赔无门的悲惨景况。

遗憾的是,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未采纳承办律师的意见,其作出的(2015)肇端法民四初字第629号《民事判决书》与肇劳人仲案字[2015]224号《仲裁裁决书》结果完全相同,并以受援人新增加的诉讼请求属于独立的劳动争议纠纷应先申请仲裁为由,不予处理受援人要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司法鉴定费用的诉求。

承办律师于2016年4月再次代理受援人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作出终审判决,完全采纳了承办律师的代理意见,对受援人要求后续治疗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全部给予支持,但是对受援人要求后续治疗中导尿管费用计算到70周岁共28年的诉求只酌情支持了十年,最后判决建安公司一次性支付受援人上述费用共计867255.25元。

由于建安公司拒绝履行判决,承办律师继续代理受援人向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于2016年11月履行完毕。受援人在经历漫长的三年索赔后,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案件点评】

 由于建安公司认为工程已经发包给自然人刘某,赔偿主体应该是刘某,因此对承担本次工伤赔偿极不配合。从受援人的工伤认定开始,历经工伤认定、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一审、二审)、劳动争议仲裁(两次)、法院判决(一审、二审)、强制执行(两次)等五个程序共十个阶段,耗时近三年。

本案属于适用法律、法规有争议的疑难案件。1.《工伤保险条例》及有关的劳动法律、法规对工伤的后续治疗费如何分担的问题并无明确规定,当用人单位依法为劳动者缴交了社会保险费,则劳动者可以依法办理伤残退休手续或者参加职工医疗保险,后续治疗费将由医保来予以保障;当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交社会保险费的情况下,则后续治疗费如何主张,无法律条文明确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后,单位应当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当“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与后续治疗费相差巨大时,应该如何处理?《工伤保险条例》等调整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律、法规等亦无明文规定。肇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与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均以后续治疗费、康复费未实际发生为由,驳回受援人的诉求。但如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解除了劳动关系,当后续治疗费实际发生时,劳动者可能找不到索赔的对象,也就是真正的索赔无门。2.本案受援人需要终身使用的一次性导尿管的性质如何界定的问题。一次性导尿管属于民政部颁布《辅助器具目录》中的一种,但是人社部却没有将该项目例入辅助器具目录,这就导致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否定了一次性导尿管的辅助器具性质,使受援人必需的器具费用无法得到补偿。

承办律师在办理本案时,坚持认为劳动者不应该为其所受的工伤遭受损失是工伤赔偿的基本原则,是对生命健康的尊重,也应该是该类案件裁、判的底线。由于用人单位未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为职工缴纳社会保险费而对职工造成的损失,应该包括职工因为未依法参保造成的不能依法办理伤残退休手续或者参加职工医疗保险而应依法享有的后续治疗费损失。

承办律师依据公平原则,以及对法律、法规的剖析,采取了相应的诉讼策略,庭前准备较充分,多次就法律、法规的适用问题与承办法官沟通,并强调受援人面临的实际困难,最后得到终审法院的支持。

本案历时较长,工作量较大,受援人在治疗费欠缴开始即寻求肇庆市法律援助处的帮助。肇庆市法律援助处从2014年1月开始介入到受援人的维权之路,从与劳动保障部门联系,借助行政主管部门的行政管理职权,保障受援人的基本治疗费用,到最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保障受援人的工伤待遇实际到位,历时近三年,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受援人杜某的合法权益,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